开启左侧

[人物典故] 戴季陶之墓的变迁

戴朝阳新手认证 实名认证 达人认证 企业认证 发表于 2017-9-23 17:23:45
微信图片_20170922135822.jpg
戴季陶与蒋介石
        戴季陶是我母亲戴永芳的亲四叔,我的外公是戴季陶的大哥.。戴季陶祖籍浙江湖州,出生在广汉,后来举家搬迁成都,居住在少城四道街40号。戴季陶从小跟我外公在成都读书,在他十六岁时,我外公变卖老家田产送他到日本留学。1909年毕业回国,戴季陶先后任《中外日报》记者、《天铎报》总编辑,因言论激进,坚决反袁,1911年春被官府通缉,逃亡日本,后转赴南洋槟榔屿,任《光华报》编辑,1912年,他加入了同盟会,辛亥武昌起义后,回上海参与创办了《民权报》。1912年9月任孙中山秘书,后历任大元帅府秘书长、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常务委员兼宣传部长、随后兼任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国民政府委员和考试院院长、国史馆馆长等职。
微信图片_20170923104237.jpg
戴季陶先生与蒋介石先生、宋美龄女士一起倡导简朴生活
微信图片_20170923104243.jpg
蒋纬国先生
国葬
         1948年,蒋介石打算去台湾,他本人多次或请多方要员劝请戴季陶同去台湾,但戴先生都说“不必去”,他不愿意离开他曾为之奋斗的地方。1949年,国民党广东省主席宋子文根据蒋介石的意思,邀戴先生到广州小住,一方面休养,一方面再进行劝说,戴先生当时住在东园宾馆。时值我父母随考试院机关搬迁到广西梧州,路经广州,就到东园看望四叔。那晚戴季陶和我父母讲了一夜的话,第二天早晨父母才依依不舍的告别戴季陶,戴季陶将他们送到园门,并赠送给我姐我哥钢笔,嘱咐他们要好好学习,长大做对国家有贡献的人。可当我父母他们还在去梧州的船上,就传来戴季陶病逝的消息,他们悲痛欲绝,根本不明白怎么这么快四叔就离开了人世。
         1949年2月13日,《新新新闻》发表文章“党国元老戴季陶昨晨病逝广州,于院长行前病榻执手诀别”,国民党中央立即成立了治丧委员会,国民党各重要人员和各界人士前往灵堂吊唁,灵堂正中横悬蒋介石的挽联“痛失勋星”,14、15日在广州举行了盛大、隆重的公祭,15日祭奠完毕后,由戴季陶儿子戴安国护送灵柩乘专机回蓉。据《中央社》报道:“党国元老戴季陶在广州病逝,灵柩已于15日由中国航空公司专机运蓉,全市民众问讯,至为悲悼,下半旗致哀。于午后二时,即纷纷出城恭迎,迎柩人员有重庆绥靖公署主任张群、四川省政府主席王陵基、西康省政府主席刘文辉——”在机场,各界代表在军校仪仗队、军乐队的礼仪中,举行了迎灵典礼,向戴季陶灵柩行了祭礼,读了祭文。随后,将灵柩暂时运到文殊院停放。在文殊院共停放了49天,这期间,省会各界举行公祭,追悼戴公功绩。戴季陶的儿子戴安国先是赴宁波溪口,和住在那里的蒋介石商议父亲的后事安排,然后又赴重庆,将停放在那里的母亲纽有恒的灵柩运回成都和父亲合葬。
        《中央社》消息,“南京31日电,总统3月31日颁布命令:国葬戴季陶。”“4月3日,是戴故院长举行国葬的日子。全国下半旗致哀。在文殊院左殿灵堂,国民党中央委员居正、朱家骅、王陵基等代表中央党部致祭,四川省政府致祭文,礼仪后,在哀乐中,戴灵出殡。”椐《新新新闻》报道“葬仪极为庄严隆重,行列首为持党、国旗之骑兵开道,蒋总统亲题执旗,陆军军队、党政军各界代表、各学校、团体、童子军、等送殡行列,长达数里,天空有飞机翱翔,散发传单。沿途市民争仰遗容,凡所经过地方,人行道上观者拥挤,街口交通亦为阻塞----,出殡路线由文殊院经商业场、春熙路、东大街、西御街、出新西门至枣子巷,下葬在葬有戴季陶母亲的戴家花园。”
微信图片_20170923104246.jpg
国民政府考试院院长戴季陶先生
迁移
        转眼间,到了1949年底,成都解放了。1952年,政府派兵枣子巷,用钢钎撬、用钻子錾 、用锄头挖,启掘了连同戴季陶母亲、和戴季陶一同下葬的夫人及戴的二嫂、侄子一共五具棺木。用架子车拉到罗家碾埋在河边的竹林中。竹林后面就是乱坟坝。当时我母亲每天都要悄悄去看,但不敢声张,直到棺木埋在了罗家碾,我母亲才在一个天将黑的傍晚,来到戴季陶的坟前,检了几个大石头埋在坟前,作为标记。每年清明节,母亲总要和父亲,悄悄来看一眼,在心里默默悼念。(说明一下,戴季陶的儿子去了台湾,女儿去了美国。)
        时间一年年过去。到了1966年,发生了文化大革命。我的父亲因是戴季陶的医生,母亲是戴季陶的侄女,双双受到审查。父亲被打成“牛鬼蛇神、国民党残渣余孽”关牛棚一年多,受尽了折磨,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自身难保,但还是想办法偷偷的去看望曾是国葬而今却连碑也不敢立的戴季陶之墓。
        文化大革命结束后,母亲和父亲心里一直想等待时机将戴墓修整一下,但当时时机还不成熟。随着改革开放,城市建设开始了,过去枣子巷戴家花园的原址要扩建中药药大学,在挖地基搞基建时,发现了戴母黄太夫人的墓碑,我们闻信前去打扫出来,并拓片保留,这石碑做得很有特色和精美,上方是雕刻的多朵云彩,中段是蒋介石亲笔题写:戴母黄太夫人之墓。左侧是世家子蒋中正的字样。墓高有两米,厚一尺。我们想,或许有文物价值,就将这一消息告诉了文馆所,文馆所的同志来看后认为无法运走,估计有一吨重,要大吊车来吊才行,我们也没有地方存放,只好放弃,最后埋在了新建楼房的屋基下。
        罗家碾一带变化也很大,母亲只是一段时间没有去看,那里的房子拆了,地开出来种了菜,,竹林挖掉了,原来的坟地也平了。找以前的标记——石头也没有了,母亲回家来给我们讲起是痛心疾首,那五棺坟在哪儿去了呢,她仍然常常去那里暗访。
微信图片_20170923104251.jpg
蒋纬国亲笔题写
寻找
        时间到了1990年2月,一天家里来了两位上海公安厅的人,向我们了解戴季陶墓地的情况。母亲开始不敢说,公安厅的人告诉了我们找墓的起因。
        台湾蒋纬国先生托他曾经就读黄埔军校时最好的同学,现在是上海黄埔同学会会长李赣驹先生的帮助,(李赣驹先生是中央民革主席李赣骝之兄),寻找葬在成都枣子巷戴家花园的戴季陶之墓。并附书信一封,信中讲到,如是墓地已被占用,他愿出巨资购下,重新修建。李赣驹会长请求上海市公安厅配合做好这项工作。上海市公安厅派人到成都后方知墓地早已搬迁,现在根本不知去向。他们通过四川省民革打听到我们家属的下落,来向我们了解情况。但告之这件事不能向外透露,是保密行动。当即我母亲告诉了他们现在墓地的情况,说如果保密不向到当地人打听的话,难以找到。
        不久,我家又来了位四川公安厅的同志,说是上海市公安厅的同志回去汇报了情况,经上级有关部门研究,要四川公安厅协助,鉴于情况特殊,在小范围内可以找当地老百姓了解情况。
        从1990年2月17日开始,到3月5日,将近20天时间,我们成都的亲属和上海市公安厅、四川省公安厅、四川省民革的同志一道多次到罗家碾走访当地年长的社员,请他们回忆1952年有五棺木拉到这里安葬的情景。经过多次寻访,一位70岁的鲍大爷,他回忆说是有五具棺木从枣子巷迁到罗家碾腊家巷的,听说是考试院戴院长的。一位45岁的社员王西正回忆说,记得在七几年时,队里改田平地,队长喊他带领一伙人开坟,开启之后,有两个棺木很好,就抬起来放在河边,一口棺木很大,是红漆棺盖,棺围是黑颜色,里面是一男尸,身穿黑绸衣服,其余三口棺材已朽,不能挖出,就就地将土扒下埋好,那两棺就抬到河边,埋了。3月1日,上海市公安厅高科长和赵同志、四川省公安厅李平年同志一同到罗家碾找到上属知情人员了解情况并录音录象,3月2日,又来到我们住地四道街34号和戴季陶曾住过的四道街40号、41号,和吉祥街新一号录了象。3月3日,上海、四川公安厅、统战部、民革经研究,决定立即拾遗骨,因为情况紧急,再过一周,要填河重新开渠,河滩要修马路,队长告知第二天推土机就要进场平地。当晚,公安厅同志来到罗家碾组织民工,向他们交代了保密纪律。
        3月5日一早,上海市公安厅高科长和赵同志、四川省公安厅李平年同志、省民革对台联络处主任李大丽和我们在蓉的戴家后代一同来到罗家碾腊家巷,组织的农民挖掘队已到场,上海市公安厅赵同志负责实地拍摄录相。
微信图片_20170923104256.jpg
组织民工寻找遗骨
检骨
         上午10时,王西正指导挖掘队的农民工在回忆的墓址开始挖掘。我记得河滩土地是石头多,土在下,农民们挖了很久,都没有动静,大家正在焦急之时,11时,在河湾旁挖出了第一堆遗骨,紧接着在一米左右又挖出一堆遗骨,头盖骨完好,共挖了3米长,再没有发现其他骨头。中午吃了饭大家休息了片刻,下午继续挖掘。在河坎小路旁,竹林里,又发现了一些遗骨,到下午4时,周围的锁定的地点全部挖完,有两个头盖骨完好,一个头盖骨分裂,挖启完后,我们将骨头大致分为五堆,放在事前准备的簸箕内,用红纸写上名字,排成一排,录完象,而后将遗骨一一装进塑料袋内,由挖掘队队长王西正、我母亲和表哥戴孝密确认后,将五个小袋装进一个大塑料袋,放上警车,运送到省公安厅保存。
微信图片_20170923104301.jpg

面向台湾共同祭奠
火化
        五月初,我表哥戴孝密得到台湾蒋纬国先生的电传,说是找到遗骨非常高兴,他建议将戴季陶和钮夫人的遗骨迁移到浙江吴兴故居安葬。当时的情况是四川方面很想安葬在四川,我们成都的后代也希望留在成都,方便祭扫。于是我们多次带信到台湾,多次和省委统战部、省台办、省民革协商,交流、沟通,说明安葬在成都的理由。其最根本的一条是,戴季陶死后从广州都送回成都安葬在母亲身旁,他们不能分开,成都有戴氏家族,而浙江已无后人。

        直到1991年5月,成都的亲属还在争取将戴季陶的墓修在成都,6月9日,蒋纬国先生派他的在大陆的代言人祝康彦先生来到成都和我们亲属见面,(祝先生是美国华裔教授,蒋先生的好朋友)见面会是在实业街台办小礼堂会见的。台办有杜主任、刘主任参加。祝先生在讲话中说,蒋先生对找到遗骨很高兴,叫我一定要来成都看望大家,纬国的意思是先把遗骨火化,火化以后最好是放在庙里,因为埋葬的话怕以后又搞文化大革命,放在庙里比较好。“我现在征求意见是,第一步将遗骨火化,黄太夫人及其他亲属在成都找个庙子存放好,戴老先生及夫人的骨灰,你们的意见也有道理,这次我们就是把这个事情商量好,纬国不好出面,因为他现在不姓戴 ,姓蒋”。

        当时,我母亲、大表哥、七舅妈、我都陈述了安葬在成都的理由,祝先生听后说,这样也可以,我们明天就按你们讲的到昭觉寺去看看,能否寄放骨灰和修墓,如果行,我们就把遗骨火化了,先存放在那里。

        在会上就商量好去昭觉寺的时间和车辆安排。第二天,祝先生在台办、大表哥(是黄埔23期学员)的陪同下,来到昭觉寺见到清定大法师,和他商谈了安葬一事。清定大法师曾是黄埔军校5期学员,他和戴季陶有着师生情谊,此事很顺利地谈成了。

        6月11日上午,祝康彦先生、中央台办、四川省台办及在四川的戴季陶亲属,一同来到成都北郊火葬场,为戴季陶及家人的遗骨进行火化。在悼念仪式上,祝先生代表在海外的戴季陶亲属讲话。他说:台湾方面也知道今天10点钟,在这里为戴先生及家人的遗骨进行火化。他们在那边也要举行悼念活动。别人家办丧事哭哭泣泣 ,我们家今天是最高兴的日子,因为办好这件事,是我们大家共同的心愿。感谢政府的官员,北京来的、四川的,为今天的事做了很多工作。戴老的骨灰我将带一部分到台湾,以便台湾的亲属和戴老的学生、友人祭奠,另一半骨灰及戴老的母亲黄太夫人、夫人钮有恒和其他亲属,就暂时存放在昭觉寺庙中。戴老墓碑我回去请人写好后修墓时带来。祝先生讲完话后,大家集体合影、摄象。然后,将五袋遗骨送到火化炉火化。最先火化的是确认为戴季陶的遗骨,这还是在遗骨保留在省公安厅期间,公安厅将认为是戴季陶的骨骺送到华西医大做了鉴定,鉴定结果从性别、年龄、身高均与戴季陶本人吻合。第一炉火化的骨灰出来后,立即将骨灰坛抱到礼堂前的阶梯上,大家依次上前三鞠躬,后四具骨灰出来,也依次上前鞠躬,全过程均摄影和录象。祭奠完后,祝先生将戴季陶的一半骨灰装进一个骨灰坛内,用红绸包好,他手捧骨灰坛上了小骄车,直奔机场去了。其余四个骨灰坛,由我们亲属和台办的有关负责人一同来到昭觉寺,存放在庙内一殿内。

微信图片_20170923104307.jpg

昭觉寺安葬仪式
安葬
        祝先生回台湾后,很快就有消息来,蒋纬国先生接到戴季陶的骨灰坛后,在家闭门祭奠了三天,三天中不会见任何客人,三天吃素,在自己的小客厅内,翻看戴季陶的著作和照片,观看在成都寻找墓地的录相。

        不知不觉中,到了1993年5月,省台办杜主任因公到香港,约祝先生到香港会晤,祝先生应邀前往。在香港,就戴老的安葬问题进行了磋商,祝先生代表蒋纬国先生全权委托四川省台办在昭觉寺内修建墓茔并尽快安葬。杜主任回四川后,立即将这一消息告诉了我们,要我们协助有关事宜的办理。我大表哥是学美术的,又在省黄埔同学会工作,他设计了几种墓地的形式,有中式、有西式和中西结合样式,供昭觉寺清定法师选择,但因为是在庙宇中修墓,要和庙宇中法师的灵骨塔风格一致,最后定下来是按佛教的样式修建的。

        6月1日,省台办杜主任和另一位同志作代表,和我们戴老的亲属在昭觉寺举行了破土动工仪式,按照确定的式样开始修建。

微信图片_20170923104311.jpg

清定法师在戴季陶安葬仪式上做法式
         1993年11月27日,在戴氏家族来说,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这一天,为戴季陶夫妇在昭觉寺举行骨灰安葬仪式。早上8点,在成都的所有戴家亲属一齐来到实业街四川省台办,分乘两辆客车来到昭觉寺,先在方丈室休息片刻,由杜主任介绍了墓地修建过程和将举行仪式的程序。然后大家来到存放骨灰的大殿前,将戴季陶和夫人的骨灰坛取出放在供台上,祝先生从提包里小心翼翼的拿出一个精美的骨灰盒,捧到戴季陶的骨灰坛旁边,把骨灰坛打开,再打开骨灰盒的盖子,我们看见从台湾带回来的骨灰是用国民党的党旗包好的,青天白日旗的旗徽正好向着上面,当时,我们都惊了一跳,在大陆,那时还是禁品。我妹胆大,赶紧照了张象。祝先生迅速的将坛内装的骨灰放进骨灰盒里,装好,盖上盖子。然后由从东北特意赶来的戴季陶的孙子戴定远抱着骨灰盒,祝先生抱着夫人钮有恒的骨灰盒,来到新修建墓地塔前的供桌上放好,祝先生又从提包里拿出一幅横幅铺挂在供台前,上面书写四个大字“唯心是佛”落款:蒋纬国。然后他又从提包里拿出两面国民党党旗在骨灰盒上铺了几下,最终不敢盖在骨灰盒上,只好放进了骨灰盒内。

        上午10时,安葬仪式正式开始,祝康彦、戴定远、戴永芳、戴汉英、戴孝密面对灵塔,双手合掌,默默悼念,这时昭觉寺的佛门弟子开始做法式,他们一队有二十来人,身披袈裟,手敲木鱼,口诵经书,站立在灵塔两旁,为亡灵超度。清定法师坐在轮椅上,一位弟子慢慢地推着轮椅来到碑前,口中念着经文。在念经声中,戴季陶的亲属们,下跪叩首,起立膜拜,点烛上香,献花祝愿。然后由佛门弟子将骨灰盒放进墓碑内,清定法师将一个花瓶插的孔雀毛拿出,将水洒在骨灰盒上,并饶墓一周,再次洒水在骨灰盒上,后慢慢离开。工人封好墓,在诵经声中,戴氏后代一家一家向戴墓跪拜,完毕后,在墓前,和祝先生合影留念。整个仪式从10点开始,到11时结束。

        历时三年半的从找遗骨到火化再到下葬的全过程终于结束。现在如果你去昭觉寺可以看到由台湾故宫博物馆馆长秦孝仪书写的墓碑,上面用篆体书写着:吴兴戴传贤季陶先生之墓,德配钮氏有恒合葬于此。(万郁文)





全部回复2 显示全部楼层
戴理国 发表于 2017-11-13 16:20:17 来自手机
戴季陶宗贤回隆阜祭祖,对休宁县隆阜村荆墩门戴氏宗祠的保护起到决定性作用!
回复 支持 2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戴理国 发表于 2017-11-13 16:20:19 来自手机
本帖最后由 戴理国 于 2017-11-13 16:25 编辑

戴季陶宗贤回隆阜祭祖,对休宁县隆阜村荆墩门戴氏宗祠的保护起到决定性作用!
wechat_upload15105615365a095700546a3
wechat_upload15105615355a0956ffe1fa5
wechat_upload15105615355a0956ff6bb56
wechat_upload15105615345a0956fee7850
回复 支持 2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楼主

管理员
返回顶部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