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作品名目] 《蒋纬国口述自传》身世之谜姓戴姓蒋

戴朝阳新手认证 实名认证 达人认证 企业认证 发表于 2010-12-24 02:25:27
8f84e0466cf32807eb132e299ff79138.jpg
年轻蒋纬国
     蒋纬国(1916-1999)是蒋氏家族的重要成员。他的一生,经历了中国现代史上的所有重要时期。他的身世与经历,他的婚姻与家庭,他与蒋介石、蒋经国的关系,他晚年的政治抉择,都曾经是主导社会新闻、影响政治情况发展,使社会高度关注的内容。
       蒋纬国为人率真敦厚,性格幽默,其口述作品《蒋纬国口述自传》由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出版。这部口述自传表述流畅,细节丰富生动。本文选取其中的部分章节,以飨广大读者。
身世之谜
      蒋介石在日本与戴季陶共居时,戴季陶结识了当地的护士重松金子。交往之下,金子怀孕了,并且于1916年10月6日产下一子。金子生下蒋纬国几年后就过世了,因为生父戴季陶的原配钮有恒性情较烈,于是便由好友蒋介石认其为子,这个儿子便是蒋纬国,蒋介石交与在上海结缘的夫人姚冶诚一起抚养。
——编者注
5065fa4e4d4a584ef529f2e7ae9edfea.jpg
戴季陶

      有人说我是因为哥哥说蒋家人以后不会再做“总统”,所以我想改姓,认祖归宗。事实上,我并没有想要认祖归宗,只是觉得把这一段事实记录下来,是一件很浪漫的事情,没有一丝邪恶存在,而且我也不想当“总统”。
      1990年,蒋家已经开始被打击,所以大家就建议我改姓戴。他们认为这样一来,竞选“总统”的事就跟蒋家无关。我说:我无须考虑认祖不认祖的问题。(戴家)安国哥已经不在了,我有责任照顾戴家。我不需要去认谁是父亲或认谁不是父亲,你们如果有更多的资料足以有个结论,我亦希望能够弄清楚。
       当年父亲(蒋介石)从日本回到上海,被陈其美任命为沪军第五团团长,辛亥革命光复上海后,陈其美由绅商及会党拥为都督。后来因一次密谋策划的暗杀,父亲得以在陈其美的别馆结识了一位年轻女子。那时父亲正值二十出头,两人乔装为夫妻,混进府里刺杀某人。那位年轻女子就是我的母亲(姚冶诚),不过党史里并没有记载她的名字。他们完成任务之后,隐藏在上海法租界里,不久,就拿着预先准备好的两张船票,搭乘一条日本船到日本去,两人就在日本结婚了。袁世凯下令捉拿革命党,许多前辈都到日本避难,父亲与母亲在日本与他们在一起,总算过了几年安定的生活。
母亲主动离婚
07293620611.jpg
姚冶诚(中)蒋纬国(右)

      1927年,北伐到了一半,发生宁汉分裂,这时候我和父母亲寄居在上海朱姓朋友家。母亲对父亲说:“我不是跟你开玩笑,现在革命的成与败就在一个人手上。如今宋家老太太与三**正在东京,如果你愿意,我跟你就在此地分手,你去找孔家大哥(孔祥熙),请他陪着你到东京向宋老太太、三**求婚,如果你肯这样做,重新把广东帮整合起来,那么以后的革命还有希望。你如果愿意,就把孩子交给我,我一定把他培植为可用之人。”
      父亲听了以后说什么都不肯,最后母亲就用了一个杀手锏,她说:“如果你不想革命,我要革命,我们还是得分开,我做我的事情。如果你想革命,就照着我说的去做,我们理智地分开,如果你不革命,我们就是情绪性的分开。”父亲被母亲如此一说,也没什么好选择的了,就对母亲说:“照你说的,要如何做法呢?”母亲说:“你赶快去找孔大哥,他会陪你去的。”就这样,父亲到了日本。当年12月父亲就和宋美龄女士在上海结婚。
     抗战的时候,父亲每月给母亲46块大洋。这些钱都是父亲托果夫先生给母亲的。
     我从德国回来后,就把母亲接出来。起先住在成都,后来我又把母亲送到兰州。抗战胜利后,母亲又搬回苏州南园,这个住处现在是一个招待所。
     到了台湾以后,母亲在台北住过一段时间,没有多久,就搬到桃园。后来我在台中盖了一栋小房子后,母亲才搬到台中。
     1967年,我在旧金山接到内人的长途电话,才知道母亲已经过世了。
     她当时是79岁,那年我51岁,所以我在墓碑上写道:“辛劳八十年,养育半世纪。”
先室静宜
W020121023828495475224.jpg

      1953年3月22日,正值青春的石静宜突然辞世。消息传出,人们对其死因众说纷纭,一时间闹得沸沸扬扬。有传言说她有吗啡瘾;也有传言指蒋纬国夫妇想在十月三十一日那天让孩子出生,结果反而害得石静宜丧命;还有传言称是因她走私美金被蒋介石赐死或被蒋经国派人置她于死地以及她是自杀身亡等。蒋纬国强烈指责,许多谣言是从石静宜的主治大夫因逃避责任而放的话演变出来的。
——编者注
       1945年,我与静宜在王曲七分校的常宁宫举行婚礼。然而1953年,静宜就病故了,那段时间我很灰心。关于我先室病故的经过情形是这样子的:当时她的预产期已经过了两个礼拜,10月31日父亲生日当天,我们在军官俱乐部举行庆祝晚会;我母亲又正好生病,住在广州街中心诊所。而静宜当天开始阵痛,我发现后立刻联络她的主治大夫——台北市妇产医院李院长,我跟他说要把静宜送到医院去,他来家里看过之后,说那不是阵痛,离生产还有一段时间。没想到后来他竟然跟别人说我要他打催生剂,想凑在10月31日生下小孩。他怎么样也不让我送静宜到医院生产,晚上最后一次来看诊之后,他还是不答应。
       第二天早上五点钟,我打了一通电话给李院长,请他无论如何再到家里看一下。因为前一天晚上我请他来看时,他认为静宜还没有要生产,可是我母亲的佣人已经摸到小孩的头发了,而且羊水都已经流光了。那时候如果没有问题的话,我现在早有外孙了。
       李院长来到家里听诊之后,发现小孩已经缩上去了,而且也没有心跳了。结果他一句话都没说,就走到阳台上跳脚,说:“哎!我以后怎么做人!我以后怎么在台北市待下去!”他只顾着自己的前途,对孩子的事情以及产妇的事情,一句话都不说,也不告诉我小孩已经死在肚子里头。
      后来我们就赶快把静宜送到医院去,用产钳把孩子拉出来,是个女孩子。静宜经过这件事情,身体受了很大的伤害,所以她经常要吃止痛药,李院长就替她打吗啡,剂量不是很多,但是外面却传言我妻子有吗啡瘾,这些都是李院长造的谣。
      过了一阵子,我去美国访问,待访问结束,我们的飞机抵达日本后,我接到我的挚友打到大使馆的电报,电报的内容是:静宜病危,速返。我接到电报后,就与大使商量,向他借了一点钱,买了一张民航的飞机票,先行返回台湾。
       我回到台北后,静宜已经病故了。
       静宜自从难产后,身体一直有病痛,也睡不好,在我回台湾的前一天,她吃了三倍的安眠药,想要好好睡一觉,以备第二天欢迎我回台湾。没想到第二天她还是熟睡,家人怎么叫也叫不醒,就把她送到医院。我的岳母也赶到中心诊所,院方告诉我岳母说是静宜自杀,等到静宜醒来,我岳母便问她为何要做傻事,静宜不解,并说她没有自杀。结果当她想坐起来的时候,有四个男人分别把她的手脚按住,不让她起来,她挣扎着要起来,结果就在挣扎之间,静宜心脏病突发。她的心脏本来就不好,就此过世。
      静宜有一次出国去玩,把用剩的外币放在口袋里,她也没有忌讳,结果外面又造谣,说她走私美金,因此被父亲“赐死”。很多谣言都说她吃安眠药自杀。又有谣言说是哥哥派人置她于死地,总之外面谣言四起,都是莫须有的。
一月守灵
       蒋纬国的身世扑朔迷离,台湾朝野都说他非蒋介石亲生子,处在这样敏感尴尬的地位,他的一言一行都会引起外人猜测。如在蒋介石去世后,他是否为蒋介石守灵都会引起争论。而他迟迟不升上将,有人也认为是蒋家故意打压。
——编者注
      父亲过世以后,他的遗体暂存于荣总冰库,当医护人员将父亲的遗体从冰库移出来时,有专人帮他洗澡、化妆,最后帮他穿上衣服。
      按照传统,这件事应该是由长子来做,但是哥哥不懂这个规矩。我跟哥哥说:“你先把衣服套在你身上,从里面一件一件加上去,不要扣扣子,然后整个取下来,由我扶着父亲,你帮父亲穿上衣服。”哥哥说:“我们一人套一个袖子吧!”我说:“不,这是只有长子才能做的。在身上套衣服,也只能由你来套。”后来哥哥就按照我说的方法做,替父亲将衣服穿上,然后由里到外将扣子扣好,最后扶着父亲的身体,让父亲躺平。
      这一切事情都是在荣总怀远堂进行的。父亲的遗体也是安置在怀远堂,摆置遗体的地方不大,仅仅够摆一张小床,再加上一张椅子,天花板上面有一盏小灯,我一个人坐在那儿守了一夜。当父亲的遗体还安置在怀远堂时,哥哥没有来守灵,连后来父亲的遗体安放在慈湖时,他也有两夜没有替父亲守灵,我则是从头到尾守灵,一夜都没有离开。那一阵子,我不知道哪里来的精力,整整一个月顶下来。那时候我是战争学院的院长,父亲过世后,我没有请丧假,晚上守灵,白天还到学校上课。而且那时候我的课排得很密集,重要的课程都是我自己来教,那一个月内,我上午上课,下午备课,晚上守灵,就如此顶下来了,也不觉得疲倦。
QQ图片20170727210021.png
晚年蒋纬国

      后来,哥哥的《一月守灵记》出版后,有好多人写信来骂我,说我没有替父亲守灵。父亲有一位专属照相师胡崇贤先生,外号叫“胡照相”。有一天,他拿了一张相片给我,那张相片是我在荣总怀远堂,坐在父亲遗体旁边哀思时,他帮我拍的。除了我以外,旁边也没有任何人在,他拿相片给我时跟我说:“纬国,以后再要有人说你没有守灵,你可以拿这张相片给他看。”
      我是一个喜欢讲笑话的人,但是自从父亲过世之后,我有3年的时间没有讲笑话。因为父亲过世那段期间,是我心里最苦闷、最伤痛的时候,后来朋友们觉得我变了,不再像从前那个样子,他们就逗我,要我讲笑话,可我实在笑不出来。
升级上将
       我当少将长达十余年,父亲要升我为中将时,我向父亲婉辞。因为上将是特任官,一当了三星上将之后,就会与政治有所接触,我个人不想与党政业务有任何接触,因为一接触就会有不同的意见产生,到那时候,我不论表达意见与否都不好。父亲非常同意我的看法,所以我就做了十几年的少将与十几年的中将。那时候我还向父亲说了一句赤裸裸的话:“蒋家的下一代,有一位政治家就够了,不要再有任何人去搅和。”
       1975年,就是父亲故世那年,我升上将。原本他要升我为上将,我没有答应,我跟父亲说:“希望父亲把这个人情留给哥哥,而且我做军人做到中将已经是登峰造极了。”后来我是在父亲过世后那年在哥哥任内升上将的。我升上将一事,老夫人(宋美龄)、何应钦将军都有帮忙,因为那年我六十岁,如果再不升上将的话,就要退役,我退役对哥哥不利,人家会有批评,所以就升了上将。

广汉戴氏-戴季陶一家
戴季陶
全部回复5 显示全部楼层
戴孝成 发表于 2017-7-28 14:47:22 来自手机
戴氏家族人才辈出,群英荟萃,生为戴氏子孙而感到骄傲。遗憾的是有许多这样的人物没有认祖归宗。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戴孝成 发表于 2017-7-28 14:47:21 来自手机
戴氏家族人才辈出,群英荟萃,生为戴氏子孙而感到骄傲。遗憾的是有许多这样的人物没有认祖归宗。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戴孝成 发表于 2017-7-28 14:47:23 来自手机
戴氏家族人才辈出,群英荟萃,生为戴氏子孙而感到骄傲。遗憾的是有许多这样的人物没有认祖归宗。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易5986 发表于 2017-7-28 15:25:44 来自手机
这个故事早就听说过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坐看风云 发表于 2017-7-28 07:01:26 来自手机
还是做一下DNA确认好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楼主

管理员
返回顶部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