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戴氏 交友 宗亲
开启左侧

[近代] 黄麻起义领导人戴克敏全家满门忠烈

[复制链接]
戴卫民 发表于 2009-4-13 08:34: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dai.jpg

      戴克敏(1906年—1932年),男,汉族,革命烈士,优秀共产党员,鄂豫边红军和革命根据地创建人,湖北省黄安(今红安)县檀树乡戴家村人。父亲戴雪舫是一个具有爱国主义思想的知识分子,他从小受其进步思想的熏陶。1932年夏在“肃反”中被诬陷杀害。
     黄麻起义的主要领导人之一红四方面军创始人之一戴克敏全家两代人中,有14人参加革命,其中有11人为革命英勇献身,2人病逝在工作岗位上,唯一幸存的是他的胞妹、参加过长征的红军老战士戴觉敏。戴克敏全家是红安千万革命家庭的典型代表。
      戴克敏一家可谓真正的革命家庭。戴克敏的十叔戴先诚在1927年12月5日黄安城突围战中壮烈牺牲;二伯父戴先治和四伯父戴先致于1928年同一天被敌人押到紫云程芳村凌迟处死;三伯戴伯先在白区做地下党的工作,由于叛徒告密在黄安城落入敌手,也于1928年遇害;堂兄戴道溥1929年在反“会剿”中被敌机炸死,装殓时已体无完尸。堂弟戴道高曾任黄安农民自卫队队长,参加黄麻起义和根据地反“会剿”斗争,1930年在麻城乘马岗作战牺牲;大弟戴道深1930年11月在攻打黄陂姚家集战斗中身负重伤,疗伤时不幸被捕,同年底在檀术岗英勇就义;1932年7月,戴克敏被张国焘错误杀害于河南新集;父亲戴雪舫于同年九月在新集为掩护学生转移时,被敌机炸伤,经抢救无效牺牲;八叔戴叔先亦于同年10月在“肃反”中被诬陷杀害;堂妹戴醒群于1939年9月在夏家山被捕,被国民党反共顽固派采用分尸酷刑残忍杀害。
       从小受父亲进步思想的熏陶。1923年考入武昌第一师范附属高级小学学习,两年后升入省一师。在董必武的直接教育下,他走上了革命道路。1927年3月,入武昌中央农民运动讲习所学习。6月,被党派回黄安,任中共黄安县委委员,负责指挥和领导全县的军事斗争。党的“八七”会议后,参加领导了黄安九月暴动和黄麻起义。并一直担任中国工农革命军鄂东军党代表职务,和吴光浩、曹学楷等带领革命军转战鄂东北,开辟柴山保,粉碎国民党“会剿”。1930年春,当选为中共鄂豫皖特委委员。同年4月,任红一军一师政治委员。与师长徐向前带领一师转战鄂豫地区。1931年至1932年,先后担任红四军直属警卫团团长、红十师二十八团政治委员、红二十五军七十五师政治委员。1932年夏于河南新集被张国焘错杀。1945年,党的“七大”追认为革命烈士。
支持革命不惜倾家荡产
   为了革命得以继续,戴克敏常常作出巨大的家庭牺牲,不惜从人力、财力、物力上给革命以最大的支持。
   首先是为革命倾尽了全家劳动力。1927年8月大革命失败后,黄安农民自卫军有少数战士经不起考验,思想动摇,想扔枪回家。作为自卫军负责人之一的戴克敏说,光靠嘴皮做思想工作还不够,党员要带头动员自己的亲人参加自卫军,以实际行动去影响和带动那些不安心的战士。干部开会研究,都表示赞成。但大家考虑到戴克敏家已有好几个人做革命工作,家里总少不了男人呀,劝他以后再说,他硬是不听,回去一个晚上,开了个家庭会,第二天就把四伯、十叔和堂兄堂弟共5人带来参加自卫军。战士们见戴克敏家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人,思想波动好多了。然而,他们哪里知道,戴克敏家除了年幼的弟弟外,几乎成了妇人之家,生活的艰辛可想而知。
   其次,为自卫军捐衣捐粮。自卫军缺吃的,戴克敏瞒着大伙,私下同父亲商量,把家里好用的东西拿去当了,买了七八担米,发动全家人把米炒熟,磨成米粉,并缝制了一百多个布袋,将米粉装进袋里,献给自卫军。而他母亲无法,跑到娘家去借粮度日,小弟弟戴新香在饥饿病魔中夭折了。1927年9月的一天,自卫军因遭光山反动民团和红枪会匪突袭,有40多名战士因转移时来不及穿上衣服,都光着臂膀,挤在山上的一座破庙里。这么多衣服,上哪儿去弄呢?买吧,自卫军穷得连个子儿也没有。戴克敏踯躅着、寻思着,把目光再次移向自己家里。主意一定,他不顾自卫军其他领导人的反对,带着几名战士,急急忙忙朝上戴家奔去。他母亲知道来意后,喊醒伯母、婶娘和嫂子们,分头清理了一番,什么长袍、长衫、短衣、夹褂,只要是男人们穿的,全部搜出来。点点数,尚差十来件,他的母亲又搜出些旧棉袄,把里面的棉絮端掉,缝一缝,变成了夹褂七拼八凑,衣服总算解决了。
    再次,为革命尽心竭力提供服务。自卫军参加北界河战斗下来的两名重伤员,一时找不着合适的养伤场所,戴克敏提出把伤员安顿到他家里。伤员来后,在外行医的八叔日夜守护在伤员跟前,为伤员洗伤口、换药;母亲丢下家中的活计,为伤员洗衣做饭,忙个不停,还把家里仅有的几只老母鸡杀给伤员吃。
    黄麻二次暴动后,第七军打回黄麻老区,军部又临时迁到戴克敏家,母亲石兰英忙着为大家烧火做饭,提水泡茶。有一天,军长吴光浩拉肚子,裤子弄脏了。吴光浩把脏衣服装进脚盆,准备去洗。石兰英见了,生气地说:“你病了,沾不得水的,快回房里躺下!”说着,连忙夺过脚盆,去水塘洗涮。打这以后,她索性发动家中妯娌几人,包洗所有来开会办事的人的衣服。谁要是瞒着她拿去洗,非挨她批评不可。
   在省一师学习期间,有一天戴克敏与同学赵世当和车夫周大伯一起,按照党组织的安排去汉口英租界散发传单。为了掩护接应戴克敏散完传单后逃脱,周大伯把车丢了。戴克敏想:周大伯丢了车子,等于丢了饭碗,父女俩今后的生活怎能维护?再说,目前,还有许多工作需要周大伯帮助,有辆车毕竟方便得多。对,应帮他买一辆。钱怎么办呢?自己没钱,眼下革命经费紧张,不能给组织上添麻烦。他思来想去,决定做通家人的工作,解除“摇篮亲”,将家里积攒给自己结婚用的钱拿出来,给周大伯买了一辆新车。
    1929年10月6日夜里,红三十一师驻扎在离上戴家村不过十多里的烟宝地。戴克敏和徐向前正在研究破敌对策。忽然,师部通信员兴冲冲地跑来报告说:戴克敏的妻子生了个千金,家里来人要他回去看看。徐向前也催他快回去看看。戴克敏在高兴之余,仍然想着如何破敌,他谢绝了徐向前的好意,对通信员说:“你去传我的话,现在没功夫,打完仗后再说!”
    黄麻暴动后,鄂东军转移至木兰山一带打游击。国民党军队和反动民团,“清乡团”等武装疯狂反扑。上戴家成为敌人“清乡”重点。戴克敏家更是重中之重。民团团长郑淮席带领一帮团丁驻在这里,烧毁了戴克敏家的房子,扬言凡戴克敏近房、远房所有成员,一律斩尽杀绝。他们到处张贴布告,悬赏捉拿戴克敏、戴雪舫和全家人,赏金不断上升,戴克敏的人头由500块升到2000块大洋,戴雪舫也升到1000块大洋,就连觉敏、醒群、道距这些小孩子也上了布告,赏金少则二、三十块,多则一百块。戴雪舫提前打发家里的男人外出隐蔽,母亲石兰英带着觉敏、道矩在舅舅染房的夹墙里躲着,白天黑夜不能出来,成天提心吊胆,吃不下饭、睡不好觉。有一次,11岁的觉敏和5岁的道矩跑到外面玩,被“清乡团”发觉而遭追捕,姐弟俩吓得钻进一位农民家中的半截阁楼,偎在稻草里躲了两天两夜,直到母亲找来为止。
“大家努力革命到底”
    戴克敏不论革命处于高潮还是低潮,也不论个人受到怎样的冤屈、诬陷,对党的信念、对革命的信念始终没有变。
    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白色恐怖笼罩了黄安,党的组织受到严重破坏,革命力量遭到极大摧残,与省委也失去了联系,一大批共产党员倒在血泊中,还有一批同志被敌人逼得走投无路,离开县境,也有极少数党员经受不住考验,成为可耻的叛徒。县委只剩下郑位三等二三个委员,还要东躲西藏。戴克敏在愤恨的同时,很快冷静下来分析当时的形势,提出一手抓组织,一手抓武装,重组黄安县委。他和郑位三秘密串连,很快将分散于县中、县北十几个村子里的20多名党员找到一块,举行了大革命失败后第一次党的会议,经过耐心细致的说明解释工作,会议正式作出了重组中共黄安县委的决定,并推举了县委书记和十名委员。后来的事实证明,这项决定对坚持黄安革命斗争起了积极而重要的作用。
    1928年秋,木兰山周围敌情严重,第七军又不能在此久驻。戴克敏和吴光浩商定召开党务委员会扩大会,研究下一步的行动方针。会上,有个别同志流露出悲观情绪,极力主张解散部队,分头隐蔽。戴克敏、吴光浩坚决反对。戴克敏火气更大,拍着桌子对那人说:“你要怕死就别干了,砍脑袋,我也不同意解散部队!”那位同志也不示弱,冲着戴克敏直骂:“你狠么啰!我是提出来讨论嘛!”“这件事没有讨论的余地!谁再提解散部队,别怪我戴某人不认人!”戴克敏边说边摸盒子枪。经过反复研究,最后决定:部队暂时离开木兰山,去黄冈、罗田游击。
    1930年,正当徐向前、戴克敏带领红一军出击平汉路南段,三战三捷三扩编之际,8月上旬的一天,军部下达一道命令,免去了戴克敏红一师政治委员职务,留任该师一团政治委员。命令来得突然,大家觉得莫名其妙。在红一师,论资格,他的确算老,并一直处在最高领导层,论战功,正如战士们所说,他打仗带头冲,又会用兵,论年龄,这时才25岁,还年轻得很。副军长兼师长徐向前也弄不明白,心里纳闷,一个劲地抽着旱烟。“报告!”戴克敏走进师部,向徐副军长行礼,立正讲道:“新来的师政委李荣桂同志不知在哪里,我想把手续交给他。”不一会,李荣桂政委来了,戴克敏起身行礼,随后拿记事本,将师部直属单位和各团有多少支部、多少党员、哪些党员在何时何地立过何功、以及由他收存的文件,向新来的这位师政委交待得一清二楚。一团团长王树声,过去是戴克敏的部下,这时他俩成了搭档,总是放不开手脚,团里的大事小事都请戴克敏作主。有天下午,师政治部要一团马上选派5名班排长到随营干部学校学习,戴克敏去地方联系工作未回。王树声派人去找,非要等戴政委回来作主。戴克敏知道情况后,有意不赶回,还把派去找他的两位同志也留下来。王树声见实在不能再等,便挑选了5名干部,随师政治部的那位同志一块走了。夜里10点多钟,戴克敏回到团部,王树声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末了说:“我看时间来不及了,所以就定了”。戴克敏也把自己有意不回说出来,接着说:“我就看出来了,自从我到一团后,你办事总有顾虑。是的,我过去是你的上级,但现在不是呀!从今天起,我们约法三章,作战共同商量,其他的事,该你管的,你作主,该我管的,我不在,你当家,彼此一样,行吗?”王树声见话已挑明,连连点头说:“行,行!”从此以后,他们合作共事,都感到愉快。戴克敏就是这样,不在乎职务的升降,只要是革命,叫干什么都行。
    1932年7月初,张国焘诬陷戴克敏通敌,将其逮捕入狱。当他在牢狱里关押了三天四夜,才渐渐意识到张国焘要置他于死地。他感到来日无多,对看守吴大说:“我走后,请告诉我父亲,我是清白的,是革命的,希望他和全家不要为我难过,大家努力革命到底!”这是他生前留下的最后话语。五天后,戴克敏在新集西南一个偏僻的山沟里被杀害。


daike.jpg

黄麻起义纪念馆戴克敏全家雕像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5人打赏

精彩评论6

 楼主| 戴卫民 发表于 2009-4-13 08:35:03 | 显示全部楼层

黄麻起义领导人戴克敏全家满门忠烈

戴克敏,男,汉族,湖北黄安(今红安)人。父亲戴雪舫是一个具有爱国主义思想的知识分子,他从小受其进步思想的熏陶。1924年,考入武昌第一师范附属高级小学学习。当时的一师是董必武、陈潭秋宣传进步思想和从事革命活动的地方。在董必武的直接教育下,他走上了革命道路。1925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不久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同年6月,在武汉参加了“五卅”运动。7月,受董必武的派遣与曹学楷、徐朋人、王秀松、汪奠川等黄安旅省青年利用暑假回到黄安,进行革命活动,创办了《黄安青年》小报,转载各地反帝斗争消息,传播革命理论,使黄安的反帝爱国运动蓬勃开展起来。在反帝爱国运动中,他十分注意党团组织的建设和发展,介绍了郑位三等人加入中国共产党和共产主义青年团,使黄安党团组织在革命斗争中逐步扩大。1926年9月,北伐军攻克武汉,10月进抵黄安,他以国民党湖北省党部农民运动特派员身份到黄安指导工作。至此,黄安党团特支由秘密转入公开,县党团特支办公所在地也由七里坪迁到县城。并于同年冬,指派共产党人吴焕先、吴先筹在箭厂河、四角曹门等地办起了“三堂红学”,建立起一支百余人的农民革命武装。1927年2月,黄安农民协会正式成立,当选为县农民协会常委,负责领导全县的革命运动。同年3月,入武昌中央农民运动讲习所学习,撰写了《农民运动在中国革命运动中的地位》等文章,对农民运动作了高度评价。4月,随农讲所学生军驰援麻城,平息了反动红枪会的叛乱,撰写了《剿灭麻城会匪经过》一文,进一步论述了发动广大农民起来革命的重要作用。5月,参加了叶挺指挥的中央独立师平定夏斗寅叛军进攻武汉的战斗。6月,于农讲所结业,被党派回黄安工作,任中共黄安县委委员兼黄安县农民自卫军大队长。“七一五”汪精卫在武汉公开叛变革命,下令“清党”,大肆屠杀革命者。他不顾敌人的“通缉”,在极端艰苦的条件下,继续领导群众坚持斗争。8月初,负责组织成立了黄安县防务委员会,被选为常务委员,负责指挥和领导全县的军事斗争。党的“八七”会议后,他根据“八七”会议精神和中共湖北省委关于发动秋收起义计划,起草了《中共黄安县委关于组织暴动计划》,积极组织农民自卫军和农民义勇队,参加领导了黄安“九月暴动”和“黄麻起义”。    黄麻起义胜利后,任中国工农革命军鄂东军党代表,与潘忠汝等率鄂东军清除了光山南部的反动地主武装红枪会和黄安尹家河、八里湾等地的反动民团组织。同年12月5日,黄安县城失守,他同吴光浩等人于12月下旬来到黄安北乡的木城寨,举行了起义领导人的会议,决定到黄陂县木兰山区开展游击战争。会后,他在黄安闵家祠堂集合鄂东军主力,转移到黄陂木兰山坚持游击战争。后参与开辟鄂豫边苏区。1928年1月,根据上级党组织指示,中国工农革命军鄂东军改编为工农革命军第七军,他任第七军党代表,与吴光浩、汪奠川、曹学楷等五人组成第七军领导核心。同年4月,率第七军一部重返黄安老区,一举消灭了上戴家村民团,缴枪20余支。5月,他和吴光浩、曹学楷等与中共黄安县委领导人在黄安檀树乡清水塘村召开会议,决定开辟光山南部的柴山堡地区,在黄(安)、麻(城)、光(山)边界建立一个稳固的立足点,实现工农武装割据。他进入柴山堡后,积极深入群众宣传革命主张和政策;开展统战工作,争取一些上层开明人士与我党合作,使第七军在柴山堡地区迅速扎下根来。7月,工农革命军第七军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十一军三十一师,任党代表。
    1929年,主持开办了随营党务干部学校和随营军事学校,为军队和地方培养了大批骨干分子,使当时的正规红军和赤卫队各级都建立了党代表制度。参加并指挥了鄂豫边红军粉碎国民党连续发动的“罗李会剿”、“徐夏会剿”、“鄂豫会剿”作战。同年11月20日,中共鄂豫边第一次党代表大会在光山召开,他与徐向前共同起草的《军事问题决议案》在大会上获得通过。强调了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和军队中政治工作的地位;规定了红军与地方党政群众团体的关系以及扩大红军、瓦解敌军等政策;总结了开展游击战的战术原则,对鄂豫边根据地和红军的建设、发展,产生了重要作用。1930年春,中共鄂豫皖特委成立,当选为特委委员。同年4月,红十一军三十一师改编为红一军一师,任师政治委员。与师长徐向前带领红一师转战于鄂豫边区,在两个多月的时间里,三次出击平汉路,连续取得了杨家寨、阳平口、花园镇等战斗的胜利,全师由原来的800人,迅速发展壮大到3000余人。1932年1月中旬,红四方面军第二十五军七十五师在皖西成立,任师政治委员。率部参加鄂豫皖苏区反“围剿”,转战皖西地区,打了许多胜仗,有力地配合了红四方面军主力胜利完成商黄作战计划。同年3月底,率部参加苏家埠战役。在此期间,遭到“左”倾路线的迫害。不久,在“肃反”工作中被错杀于河南新集。1945年,中共“七大”追认为革命烈士。
哈哈哈 发表于 2017-7-12 10:14:0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反动派没打倒,自己人先杀了...
AA戴泽 发表于 2017-7-12 10:26:3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敬戴家革命前辈,戴家烈士们!
匿名  发表于 2017-7-24 12:32:49
戴氏族人跟着”老共”打天下那一代,不算戴季英,则有六个授了少将衔的。他们是戴文斌,戴正华,戴克林,戴克明,戴金川,戴润生。尽管因为种种原因原因戴季英没有授衔且遭了。但戴季英老爷子的实际地位,在军内应该不低于徐海东大将,在政界应为正省部级。就是因为此他才惹火了毛主席,被冠为不可救药的人,一撸到底并被关了十五年,后于84年平反。1906年出生的老爷子活了91岁.
戴建德 发表于 2017-8-1 22:24:2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戴氏宗亲好样的!
戴建德 发表于 2017-8-1 22:24:2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戴氏宗亲好样的!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推荐阅读 更多
阅读排行 更多
广告位
联系我们

免费联系电话

17714218152

客服QQ:376944065 47867086

服务时间:周一到周日8:00-23:30

关注我们
  • 关注官方微信

  • 手机APP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戴氏论坛 ( 苏ICP备13030336号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9-2018 Comsenz Inc.